历史深处走出的中国赌城0维权

文章来源:中山文学网  |  2020-10-25

历史深处走出的中国“赌城”

徘徊中国沿海40年

正如人类社会每一个进步的开始,都是以野蛮作为代价,葡萄牙人凭借着当时先进的航海技术和火铳,一路探险、征服及殖民扩张,但到了中国,他们发现面对的却是一个自信而强大的文明古国,葡萄牙的远洋舰队在香港屯门和东莞西草湾两次战役中,几乎全军覆灭。

葡萄牙人被迫离开广东北上福建、浙江沿海一带活动,辗转来到舟山城东南百里之遥的双屿岛落脚。担心治安受到影响的闽浙提督朱纨,请示嘉靖皇帝之后对双屿港进行彻底清剿,把葡萄牙、日本等外国商船堵死在港口里,全部烧毁。葡萄牙人被迫南下到福建,明军仍穷追不舍,又在福建打了一仗,抓了一批葡萄牙人。其余逃出生天的葡人只好再折回广东沿海,从事海上走私生意。葡萄牙人在中国东南沿海寻寻觅觅40年,都无法找到一个海上贸易立足之地。

嘉靖十年(1537),机遇终于降临葡萄牙人身上。嘉靖皇帝体弱多病,大婚10年,仍未有子嗣,据传方士术医给他配制秘药,需要一种叫龙涎香的珍稀配药。据古书记载,“龙涎香,传为鳅鱼精液泡水面,凝为涎。能止心痛,助精气”,“龙涎香出西洋诸国”。当时占领了马六甲的葡萄牙人几乎垄断了南洋贸易,包括龙涎香采集。禁止葡国商船到中国,也断了与东南亚各国贸易往来,广东政府地方税收急遽减少,再加上广东一带海盗猖獗,需要借助葡国海上军事力量清剿。因此在朝廷的默许下,广东地方政府不但不再驱赶葡萄牙人,还与他们开始交往合作。葡萄牙人协助明军清剿海盗,乐于赋20%商品税开展对华贸易,并通过每年向广东海道副使汪柏贿送白银500两,终于踏上了他们早已看中的澳门半岛。

如果说英国人是通过两次鸦片战争,打败中国取得香港及九龙,那么战败的葡萄牙人则是用恭须和贿赂,巧取了澳门作为海上贸易居地。

第—次全球化贸易高潮

处于亚洲大陆的中华帝国,千百年来都是以农业和家庭手工业为立国之本,人民勤劳智慧,自给自足。到了明朝中叶,中国的生产总值已占世界的四分之一。早在汉代,中国已开始海上对外交往,逐步与东亚各国建立了西太平洋半环贸易,但这种早期的海上贸易却有很大的局限性。

广东省社会科学院陆晓敏教授说,其实质就是朝贡贸易,不是随便那个国家来、做什么生意都是可以的,必须经过朝廷批准。当时中国皇帝对外追求的不是经济上无限扩大自己征敛盘剥的地域,而是在政治上无限扩大自己四海独尊的权威及影响,达到“帝王居中,抚驭万国”、“四夷慕圣德而率来”的那对于恶意制造传播谣言的公安机关将依法查处。种万邦来朝的局面。

最早在中国立足的葡萄牙人,无疑赢得了远东贸易的先机。葡萄牙人先后开辟“澳门-果阿(印度)-里斯本(葡萄牙)”、“澳门-长崎(日本)”和“澳门-马尼拉(菲律宾)-墨西哥”三条航线,葡国大商帆船从澳门满载着精美的中国丝绸、瓷器和茶叶运到欧洲、东北亚和南美洲,又从日本、墨西哥、智利及秘鲁等国运回大量白银,史学家称之为“海上丝银之路”,创造了“白银时代”的奇迹,推动了第一次全球化的贸易高潮,从而加速了欧洲资本主义原始积累,也促进了中国商品经济发展。

“洋货东西至,帆乘万里风”,澳门迅速发展为远东及亚洲最繁盛的港口城市。葡萄牙人依托中国与澳门的特殊地理环境,成为东西方海上贸易的开拓者,亦是构筑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先驱。

历史的错位与吊诡

世界进入了海洋时代之后,历史学家往往把16世纪当作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的世纪,而17世纪则是荷兰人的世纪,18、19世纪就是英国人的世纪。早在16世纪捷足先登的葡萄牙人,利用澳门在东西方贸易中获得了巨额利润,必然引起后起的海上霸主的妒嫉及垂涎。

17世纪以后,葡萄牙海上霸权日趋衰落,导致了非洲和亚洲殖民地的丧失。1631年,荷兰夺取葡属马六甲,切断印度果阿至澳门的航线,澳门与果阿及里斯本的贸易变得不再安全。荷兰人更先后5次对澳门发起攻击,但葡萄牙人都凭借坚固炮台及运气,奇迹般地保住澳门不失。荷兰人最后才不得不转往澎湖列岛和台湾岛,从而开始占领台湾的殖民史。

另一个觊觎澳门的海上霸主是英国人。从17世纪起的200多年间,英军对澳门武装挑衅及攻击达13次之多,但都无法得到澳门,从而将目标转向舟山群岛,最终占领香港。但历史的诡吊在于,英国人1840年8月19日在三艘军舰和运输船掩护下,终于成功偷袭攻占了澳门关闸,逼使中国军队退守前山寨,首次失去了对澳门的军事控制权。但他们这时的战略目标已经不再是澳门,否则香港的殖民历史就可能改写了。

澳门历史学会理事长陈树荣认为,这次英国人进攻澳门的目的,是在发动第一次鸦片战争前试探中国海防军事实力:达到目的后英军趁着潮水登船离去。关闸一战,暴露出了中国海防的虚弱,英国舰队主力便肆无忌惮的长驱北上,闯入天津海口,直逼京城,震撼清廷,不得不签订第一个丧权辱国的《南京条约》,永久割让香港。因此,也可以说中国近代史是在澳门掀开序幕的。

潮起潮落现出东方赌城

欧洲学者在《澳门——远东最古老的欧洲殖民地》一书中指出:“尽管澳门在其坎坷的历史上经历了无数危机,但1842年才是它真正衰落下去的日子。香港开埠后,其港口立即成为澳门的对手。因为鉴于其地理和水文条件,是一个可以进出大船的大型良港,这是处于西江下游、淤泥如涌的澳门港无法比拟相争的。因此,澳门逐渐失去其重要性,沦为新生港城的从属和附庸。”

香港开埠和铁船气轮时代的到来,使澳门这个远东耀眼明珠黯淡下来。

弹丸之地的澳门,完全没有任何资源。过去依赖贸易转口优势的葡萄牙人,不断探索生存之道,曾经一度垄断了海上保镖业。后又转型从事武器走私、鸦片转口及猪仔(苦力)买卖,大批参与人口贩卖的各国商人涌至澳门,公开设立“招工馆”,经营苦力贸易的商人达三四万人,直到1873年在一片国际谴责声中,葡国政府才强令澳门停止苦力贸易。

令葡萄牙人感到侥幸的是,失之东隅,收之桑榆,苦力贸易催生了澳门的一个重要财源——赌博业。当时赌档大多由猪仔馆兼营,当地工人或苦力因染上赌瘾,欠下无法偿还的债务,最终只好卖身外洋当劳工,这不但为猪仔馆提供大量的劳工供应,更直接振兴了当时澳门的赌博业。1847年,澳葡政府宣布赌博合法化,而香港却在宗教团体及社会贤达强烈反对下,港英政府于1872年开始禁赌。广东政府后来也严禁盛行一时的“围姓”赌博,使香港和内地大批赌客转移澳门博杀,促进了鸦片烟业和娼妓业的繁盛。澳门由国际贸易港变为集“嫖赌吹饮”大成的销金窝、醉梦城。

1896年葡萄牙政府宣布禁赌令,但法令只在葡国国内及多数海外殖民地实施,对澳门却开一面。中、港、澳特殊的人文地缘及政制,使得澳门的赌博业继续发展。1930年澳门实行赌博专营,赌博税开始成为政府一大收入。

澳门回归中国第二年,首任特首何厚铧为了改变博彩业传统经营的落后,在中央政府支持下,破天荒地对外开放赌权,但换了个说法、提些特别的要求引入竞争及新经营方式,赌牌由一变三,再由三变六,短短几年间澳门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巨变,由回归前的经济负增长,一跃成为亚洲经济增长最快的耀眼明星,人均生产总值超过香港、新加坡及日本,首次跻身亚洲首富行列,真正成为享誉世界的中国赌城。

对辽阔广袤的中国来说,澳门实在太小了,却因历史的机缘际遇成就了一个大格局,是中国500年曲折对外开放、蹒跚走向世界的历史缩影。



藤黄健骨丸
阴囊湿疹
成都治疗白癜风医院
友情链接